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汉瓦 > 第十二章 高桥马鞍

第十二章 高桥马鞍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readx();    刘泽站在城楼上,目睹了这场战斗的全部过程,虽然他只是旁观者,但看得同样是热血沸腾,心潮澎湃,这就是战争!残酷而热血的战争!对于一个在和平年代生活了四十年的他来说,眼前的一切太过于震撼了,乱世,这就是真正的乱世!今天或许他只能做一个观众,但今后的岁月,想在乱世中生存下去,他便不能再当观众了。
  
      公孙瓒在士兵的欢呼声中傲然回城,今天他无疑是最出彩的,第一个身先士卒地冲入敌阵,斩杀了两员敌酋,只差一点就擒杀了鲜卑首领檀石槐。他身后雪白的披风上面斑斑点点,已被鲜血尽染。
  
      刘备迎了上去,拱手而贺道:“伯珪兄勇冠三军,身先士卒,真盖世英雄!”
  
      “贤弟谬赞了,今曰得以全胜,赖三军用命将士同心,瓒何敢独占其功?”公孙瓒谦逊地说着,但飞扬的神采看得出他今天的确够爽。
  
      “公孙兄无论胆识勇略,天下真无几人可比,将来的成就肯定比卫青霍去病还要高上一筹。”刘泽也不是违心地称赞,在以后这二十年的岁月中,公孙瓒可是雄霸北方数州,北抗胡虏,南战袁绍,算得上是一方枭雄。
  
      公孙瓒哈哈大笑,刘泽把他比作卫霍,的确让他很得意。“贤弟过奖了,瓒若能望卫霍之项背,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知赵太守如何了?”妻母俱亡,给赵苞的打击恐怕太大了,能在这种情形下指挥军队大破鲜卑,赵苞得承受多大的压力?刘泽非常敬重赵苞,故而有此一问。
  
      提及赵苞,公孙瓒的神情也黯然了几分。“赵太守在乱军中寻得妻母尸首,痛哭昏厥不醒人事,二弟已将他扶回府中歇息。今曰若不是赵太守舍孝取义,赵老夫人舍身成仁,恐我军难有胜算。”
  
      刘泽叹道:“赵太守为国尽忠,承受着丧母丧妻之痛,大义凛然,破敌于阵前。我大汉朝如果多一些象赵太守这样的好官,何愁鲜卑不灭,胡虏不灭?”
  
      三人嗟叹了一会儿,公孙瓒告辞离去回营复命。
  
      三曰后,三军缟素,护送赵老夫人和赵苞妻子的棺柩出城安葬,万人同哭。
  
      赵苞长跪与母亲坟茔前,泣道:“食禄而避难,非忠也;杀母以全义,非孝也。如是,有何面目立于天下!”而后仰天长啸,吐血数升。公孙琙急忙召医匠救之,但赵苞肝胆俱碎,已是无药可医。
  
      所有的士兵和百姓都哭了,就连刘泽也不禁为之落泪。为抗外敌,舍孝而求忠,破敌之后,舍身而求孝,忠为至忠,孝为至孝,但如此忠孝豪杰,却鲜为后人所知,令人悲叹。
  
      公孙琙只得将赵苞与其妻合葬一处,向朝庭表章具呈详情。柳城事毕,公孙琙率大军返回辽西郡城。公孙瓒也要同去阳乐,自然刘备和刘泽便一同前往。
  
      去阳乐,一百八十里的路程,只能是骑马了。看着马夫牵过来的马,刘泽头皮便发麻了,马镫并不是铁制的,而是从上面垂下两道绳索,系着一块窄窄的木板就算是马镫了,而且只是单边的,想必只是为了方便上下马而已。所谓马鞍,更是简陋的可以,只是一块布包系在马背上。这能骑吗?想想公孙瓒及白马义从就是骑在这样的马背上纵横驰骋,他们又是如何做的呢?
  
      公孙瓒看出刘泽的窘状,哈哈大笑道:“贤弟莫不是没有骑过马?”
  
      要说骑马,刘泽倒是真骑过,不过那是在现代鞍鞯齐备的情形下,象这种几乎跟裸马没什么差别的马刘泽还真没骑过。不过他可不想在公孙瓒面前露怯,狠了一下心,踩着马蹬翻身上了马背,用力过猛了一点,差点从另一头掉下去。刘泽慌忙死死地攥着缰绳再也不敢松开手。幸亏这匹马还算是温顺,缓慢地迈着步子驮着刘泽离开了柳城。
  
      城门口公孙洵公孙范等人在此为公孙琙送行。看到刘泽,公孙范的目光变得阴沉了许多,刘泽打他身边经过,似乎还能听到他牙齿咬得咯咯的声响。
  
      刘泽倒是不以为然,象他这种只知道声色犬马的公子哥,谅他将来也成不了什么气候,何惧之有?刘泽打心底里泛起一丝笑意,意味深长地瞥了公孙范一眼。
  
      公孙范气得七窍生烟,恨不得直冲上去将刘泽撕成两半。公孙洵低声训斥了他几句才算将他喝止住,但他的目光更为怨毒。
  
      刘泽懒得理会于他,随着队伍浩浩荡荡地出了柳城向东行去。出城之后,队伍的行军速度明显地加快了,刘泽也明显地感觉到了马背上的颠簸加剧,愈发地不敢乱动,双腿死死地夹着马腹,手中紧紧地扯着缰绳,整个身体差不多全伏在了马背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